旧力量和新时代的碰撞,谁能保护我们的资讯隐私呢?

旧力量和新时代的碰撞,谁能保护我们的资讯隐私呢?
图片来源:pixabay

新力量的崛起

开放是数位时代的精神,人人皆可轻易取得想法与讯息。这种非正式、即时和自主性改变了结构,将阶级转为网络,遍及中央集权的官僚机构到以共享和透明化为标準的分散式平台。

约莫从2007 年开始,这种开放所形成的语言奇异人也能够理解:呈指数成长的成长、营收与获利。这是史无前例的。

不管是苹果、阿里巴巴、亚马逊、脸书或Google 都拥抱这种新的开放性及无疆界的现实,以全新的方式调派人员和资源。买家、卖家、开发者甚至竞争对手,都在自我管理的生态系中共享讯息、进行交易与创造价值,公司便可以低成本快速扩张。这是前所未见的现象。

这种开放式经济交流的本质及其创造出来的关係和商业模式,都是全新的。然而,这种情况难免变得混乱、複杂,让许多奇异人感到惊恐。我们问:「现在是谁在负责?」「我们要如何保护机密?我们怎幺知道谁在做什幺?什幺时候做的?」

奇异会有这样的问题,起因于工业时代建立的文化和流程。长久以来,我们注重的是生产力、确定性及由上而下的控制。对奇异而言,伴随新网络时代而生的超协作,就像很多标榜自由精神的网路公司一样疯狂。

奇异和很多美国大企业(可想成是「旧力量」),向来是透过开发专属知识而成为赢家,因此他们把知识当成宝贵资产,严密防护。过去要跟奇异合作,总是得照奇异的方式去做。我们的目标是在任何合资企业取得51%股权,表现出我是老大,你得听我的,什幺同心协力和双赢都不重要。

旧力量的心态就是这样:现金只有这幺多,你得自己囤积。进入数位时代后,权力运作的方式大相逕庭。我们眼前需要解决的问题愈来愈複杂(如环境、医疗、科技普及度等),不是任何一个组织能够解决的,即使是奇异这幺大的公司也没办法。

正如杰洛米.海曼斯(Jeremy Heimans)与亨利.提姆斯(Henry Timms)所言:「新力量具有开放性、参与性、由同侪驱动。这股力量像水流也像电,波动汹涌时力道最强。」

2013 年1 月,我参加奇异在博卡拉顿召开的年度全球领导力大会,当时我心里想的就是当旧力量碰上新力量的问题。

与我站在台上的是三位新力量的代表人物,他们看起来和奇异人大异其趣:20 岁出头,身着一身黑衣,看来自信满满又像邻家大男孩的是班恩.考夫曼(Ben Kaufman);大卫.基德(David Kidder)乐观开朗,总是戴着和老牌摇滚明星巴迪.霍利(Buddy Holly)一模一样的眼镜,他刚从巴哈马飞来,託运行李被航空公司搞丢,所以穿着邋遢;芬恩.巴恩斯(PhinBarnes)为人亲切随和,身穿卡其裤和polo衫,除了脚上那双萤光橘的跑步鞋,他是三人当中看起来最像奇异主管的。

台下密密麻麻的大批人群都是旧力量培育出来的。700 位奇异主管就像是穿polo 衫的军团,几乎都是男人。这场会议彷彿摆满火药桶,由我带着三个不修边幅的外人面对一群大企业守门人,台上台下互看不顺眼。

这几位来宾认为奇异的六标準差军团简直是一群恐龙,而奇异主管则不把网路力量看在眼里。他们不知道何以班恩.考夫曼的创意群众集资平台Quirky 能引来100 万名发明家;不了解大卫.基德在《新创事业指南》(The Startup Playbook)中描述的创业社群;也不懂首轮资本公司(First Round Capital)合伙人芬恩.巴恩斯的创投世界。

一边是旧力量,另一边是新力量。我们的挑战不是拥抱其中一个,拒绝另一个,而是融合新与旧,使领导与结构化的机制能有更多的开放和透明,以创造行动和责任感。新兴领导人必须熟知这两股力量,使自己的机构成为适应性组织。经历一段时间和痛苦的折磨,我才深刻了解这是怎幺一回事。

我看着台下一张张熟悉的脸庞。这些主管浑然不知台上的来宾将带来什幺样的惊奇。我刚踏入职场不久就认识大卫了,我们曾在TED会议共进午餐。那时他已经创办媒体科技新创公司点击(Clickable)服务中小型企业,让他们得以利用搜寻引擎行销。

他的着作《知识的365堂课》(Intellectual Devotional)系列书籍也是畅销书。每次跟他谈话我总会充满能量。他告诉我,他很想跟别人分享创业的构想,因此决定写下《新创事业指南》。

书中请到全世界最厉害的创业家回答两道问题:

一、如果要挑选出最棒的创意,你的选择标準是什幺?
二、为了不让你的创意被扼杀或无疾而终,在工作的前五年你做了什幺?

对在大公司工作的我来说,第二个问题真是打入心坎,不由得激动起来脱口而出:「求求你,快告诉我吧。」

班恩则是完全不一样的人。他很有感染力,舌粲莲花,浑身散发出光和热。即使你知道他在吹牛,也不由得被吸引住,像是他说:「这个嘛,我只要两天就做好了。」

他似乎有一种使命感,想要对世界宣扬他的理念。对他而言,这要比赚钱来得重要。在我遇见的人当中,像他这样的实在没有几个。他慷慨激昂讲创新以及用创意使世界变得更好时,你看得出来他是认真的。如果一个人真是厉害的家伙,我们通常嗅得出来。

他创立的群众集资平台Quirky,由社群决定什幺样的创意值得投资。如果有很棒的构想,Quirky的工业设计师和行销人员就会把它变成真正的产品。

这种做法充分体现开放及生态系统导向的心态(开放式的创新),我希望奇异也能出现这样的创新。

【书籍资讯】
《勇往直前》

旧力量和新时代的碰撞,谁能保护我们的资讯隐私呢?

出版日期:2019.04.30

上一篇: 下一篇: